十年生死两茫茫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代离别·秋窗风雨夕

原文写于2007年6月15日

有visitor说我这里看上去过去死气沉沉,让人愉悦不得。即如此,我就写上一点别人weblog里面都写的“感情评论”吧。早在上周初,Ma通 知我今晚有一场盛大的民族乐器音乐会,他是演出者之一。曲目,正是87版红楼梦的15首配曲。从那时起,我就盼望聆听这般学弟学妹的大气之作。捱到今日, 早早去看,竟发现其实是一场做给媒体看的show,并非我等无名望之辈可以随随便便进得去的。

想到此,一个人黯自踱回屋里写这篇博文《代离别·秋窗风雨夕》。这本是红楼梦中黛玉所作的一首词(当然,我们要明白它的实际作者是雪芹),我写在这里,是想借着过过往往的事情,说上一说这天气与人情。

Greey 在他的 blog 里说 人要有一种冬天的心境。我对此言深以为然。所谓冬天的心境,在我理解看,是一种肃杀与沉着。肃杀必然沉着,沉着也没有不肃杀的。沉默而不骄躁,内敛而不外 秀,风华而不刻意,大气而不争执……是一种气魄,是一种修养,是一种大境界。自己还没有修炼到这个层次,还要多多进益才是正道。

与人与己不争,并非事不关己,并非一概眼前无他物,并非什么都不是我的外加我什么都不是 。大智慧的与人与己不争,恐怕是笃定感。我心笃定,你腾挪不得去;我心笃定,你毁谤不得去;我心笃定,你思虑不得去。学术之争,争的面红耳赤,争的整夜辗 转反侧只想着自己错在哪里,这样的争不是世所常争,不是恶斗之争。所谓与人与己不争,捷径在于争是要争的,争前定要把此人当作最为可爱可亲的生灵幻化在自 己的内心里才可得一大解脱、大轻松之争。如若不然,争着争着,定会诽谤起来,即使不诽谤起来,定会于本心中暗暗测度起来。这就是与己而争了,与己争最是不 道。

冬者,忍于不忍也。

秋天是冬天的前奏,比起静悄悄的肃杀来说,多了好些个动态的过程,走下坡路的过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初期的青少年都接受过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这样的教 育。我在这里要说的是“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黛玉的代字,一个字足够表明整篇的基调,定是为的那让自己不烦忧却更烦忧的人儿,定是为的那叫 自己暗劳神却不得不劳神的人儿,定是为的那叫自己不再孤寂却怎能不孤寂的人儿。 《代离别·秋窗风雨夕》读来读去读出的是个孤寂的恐惧。我一个人走在一堵围墙下的时候总是有这样的同感。我不缺少生活必须的各种资源,似乎也不缺少革命斗 志和智慧,却总也把握不好这个孤寂的问题。每每想到此处,心里一阵恐惧,一阵惊悚。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我在烟波浩淼的想象中的西海边上,我在紫禁城绿荫柳下,我在深夜惊醒时,我在西子湖舟楫声里,无不在想。

我离别的不是某个人,而是向往的力量。我的秋窗风雨不是那个人儿,而是温暖本身。我喜欢毛茸茸的动物,我喜欢接触感,我喜欢光滑的表面的器皿,我喜 欢铁锅。我喜欢开的单单小小的墙角花,我喜欢看着人们困惑的小斑马,我喜欢啄木鸟不知道所以的停停敲敲……我喜欢一切给人向往感和温暖感的事物 ,喜欢它们给我内心带来的小世界、小宇宙、小时间。

我所喜欢的主题

2008年就这样远去了,在2008年发生了好些个儿大事情,这些事情的大,还体现在能紧紧里抓住普通人的心,让人们感觉这些大事情都是和自己有关系的。来不及现在思考和盘点了,具体请看我的前面的日志。趁着个机会,整体一下自己的所有兴趣爱好吧。

兴趣列表:

  1. 数理逻辑;
  2. 天文学;
  3. 西方哲学和中国哲学史;
  4. 宗教史;
  5. 经济学和金融学;
  6. 当代中国社会史(文革史、改革开放史);
  7. 计算机软件技术与程序;
  8. 互联网架构;
  9. 平面媒体与设计;
  10. 散文与诗歌;
  11. 美食;
  12. 旅游;
  13. 摄影;
  14. 音乐中的隐喻与意象;
  15. 临床心理学;
  16. 植物与动物科学;
  17. 环境与社会志愿者;
  18. 教育科学;
  19. 政治学与民主化浪潮史;
  20. 建筑学和建筑美学;
  21. 医学和中医脉学、中药学;
  22. 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科学;
  23. 现代艺术和古典艺术中的绘画、雕塑;
  24. 中国古典乐器;
  25. 电影;
  26. 桌面游戏;
  27. 塔罗;
  28. 围棋与中国象棋;
  29. 折纸、剪纸;
  30. 刺绣、十字绣、蜡染、扎染、烫青;
  31. 珠宝鉴定中的翡翠、琉璃;
  32. 明信片互换项目、邮票、硬币收集;
  33. 辩论技术与形式逻辑;
  34. 待续

看上去相当杂乱无章,但这就是我,这就是我眼中的世界。

第三个周末——图书馆

先流水账一下:

今天是我到德国之后的第三个周末。第一个正在熟练做饭过程中,周日去了动物园为了放松心情;第二个病了,错过了游览老城区和城堡的活动。第三个周末就比较惬意了,手续除了签证都搞定了,老板建议读的文献也理顺了,今天早上还去图书馆激活了账号,以后可以在这个600余年历史的大图书馆读书了。昨天晚上参加海德堡华人学生会(现任主席是北师大的学姐)组织的迎接新生的party,活动很热闹,来的人真不少,不过不全是新生。和几个同学聊得不错,各自专业不同,一起谈学问能学到很多很多知识。同时去的还有曼海姆读书的同胞,以及刚从南开、天外等学校过来做交换生的本科生们。今天就相对轻松了,中午随便吃一点,晚上可以吃饺子,也可以再炒个青菜,冰箱里还有丸子、火腿肠、鸡胸肉,青菜还有大白菜和青椒,鸡蛋也有很多,大米和淀粉也相当充足。唯独可惜没有牛奶了。我常买的那种牛奶虽然便宜,但是缺点是保质期相当短,最多2天就得都喝完,所以断了顿了今天。

进入正题:

海德堡大学的图书馆,现在分为三个组成部分,分别是老城区的主馆、新区的分馆,以及分布在各个院系的小馆。所有这些分馆的资料都是统一公开共享的,只要成为海德堡大学注册人员,就可以免费借阅所有这些馆藏资料,不论自己的专业是什么。海德堡大学图书馆在学校建立之初就有了,它始建于1386年,至今有622年历史。截止到2007年1月的统计,现在馆藏302万册图书、48万6千份非图书资料,以及6600份手稿、11万份照片和古地图,同时提供25000种电子期刊和1500种数据库。为图书馆工作的职位有不到200个,具有借阅权限的持卡人打到38200人。相比之下,从藏书规模上说,海德堡大学的数字比不上北师大图书馆。但两者显然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海德堡大学图书馆的伟大体现在对资源的开放程度以及资源收集的时间分布上,还有全面的电子资源方面。尤其比国内强得多的是专业领域的图书,在海德堡大学我能找到所有我听说过的天文专业的书籍和期刊。而在北师大图书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北师大图书馆被大量的言情和武侠小说充斥着,专业学术著作的比重并不大。不过这不能赖北师大图书馆,这是由于中国的社会城市图书馆职能不完善,很多应该由社会图书馆提供的服务出现缺失,只能由大学进行弥补。而在海德堡,同时还有海德堡城市图书馆为所有居民服务,提供大量的散文、专集、小说、诗歌、影视节目DVD等等,还有大量儿童读物。而海德堡大学则可以专心收藏学术类著作,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学图书馆。

琵琶语

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迷恋一种乐器。

琵琶。宛如她。

我记得,在读高一那年,我偶然的机会听到了钢琴曲《梦中的婚礼》,那刻的震撼,久久挥之难去,余音三日,绕耳不绝。我那时算的上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一架钢琴,竟然可以奏响如此撞击我胸膛的乐章,竟然可以在瞬间让人忘却周遭一切。聆听此曲,我什么都可以不想,也就什么都可以想。

我以为,这就是天籁中的天籁,这就是集大成的空灵。

可是今天发现,我错了。

假如钢琴的雄浑、刚强、深沉、力量、沧桑,有如一个男子,那么在那个年代,他吸引我的,是他的执着和信心;而琵琶,我的琵琶,阴柔、妩媚、娇羞、舒缓并存着激荡,见得低吟也见得铿锵,便有如一个女子,在今天,她吸引我的,依然是她的执着和信心,但更多了一缕倔强。

倔强,女子心中定然存在却绝不轻易外露的品格。通过琵琶,通过弹琵琶,通过弹琵琶的女子,钻进你我的胸膛,在那个地方,继续着阴柔、妩媚、娇羞、舒缓并存着激荡,见得低吟也见得铿锵。琵琶,东方古典乐器之一,她的外形,她的名字,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人不能不浮想联翩。在一群黑漆漆的钢琴中间,倘若躺着一位琵琶,这景象不能叫人不屏住呼吸,洗耳恭听。

红衣琵琶,一位女子,为你倾诉衷肠,不见一滴泪痕,不见一丝惆怅,不见一瞥蹙眉;却更叫人心潮澎湃,忘乎所以,而又能记乎所以。

《琵琶语》,用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天衣无缝,宛如新作,宛如订做。依稀的钢琴,烘托着女子的琵琶,短歌行,低吟诵,绕指柔,百转千回。正在我感慨于万千女人的执着时,行至曲中,让我大吃一惊,跌破眼镜。背景中的钢琴一举成为前台主角,刚才的红衣女子已经悄悄隐至幕后,只留下轻轻的撩拨,清雅的女声哼鸣响起,让我彻底明白了琵琶,明白了这位红衣女子。

这位女子,以先声夺人之势让男子甘为石榴裙下的陪衬,几多酸楚谁人怜,更道月下不沾巾。你以为她要悲泣么?你以为她要感伤么?不,她去了,只留下哼鸣,呜咽着却决不被你看见,她去了。钢琴终于成了主角,男子胸襟一下子迸发出来,正欲乘势之时,我们和他一样,这才想起来一件事:旋律早已深入人心,改弦不再,更张更难!于是,钢琴重复着琵琶的味道,重复着几多酸楚谁人怜,更道月下不沾巾,重复着阴柔、妩媚、娇羞、舒缓并存着激荡,见得低吟也见得铿锵。可见,一个男子的登台,或者说是成势,诚然是壮观的;而一个绝美的女子的离去,更使英雄泪满巾,更是奇观,更是大场面,深场面,久场面。

这让我想起战争。

战争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流血。在战场上狼烟四起,血流成河。可是在剑拔弩张已经过去的后时代,在谈判结束的老战场,那里有的,只是分不清你的男人还是我的男人的拾荒的女人。她们把血肉收集起来,已经分不清是自己人的肉还是敌人的肉,她们也根本不打算分清,对于女人而言,自己人的血肉和敌人的血肉都是男人的血肉。与其说每一次战争是男人的殊死换来的结果,不如说是女人的祈祷换来的,在“自己人”和“敌人”睚眦欲裂的时候,他们的女人早已经把心放在了一起,她们早已经达成了默契的和平条约,她们早已经用着同一种方法安慰彼此,她们早已经站在一起握手言和了。

这又让我想起爱情。

爱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博弈。不管你是理想主义者的教徒还是现实主义者的工匠,面对爱情,无不激荡着你的一切感观,近些,再近些。《琵琶语》中完美的和弦,钢琴与琵琶的默契,世所难觅。有人手持天平,有人手持圣经,有人手持胡萝卜,也有人手持信用卡,而今天的后时代主义者们,还有手持矿泉水瓶儿的,大家手持着自己的,像小鸟一样,招蜂引蝶,呼唤,再呼唤。

作为男子,我尚没有钢琴的意志,竟也遥念红衣女子的来临。我也不忏悔,我倔强……

我的琵琶。

谁能为我弹奏一曲琵琶语?

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

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

荒烟漫草的年头,我对你绝不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