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碎琐细的近况

抓紧时间写个小博,因为一直以来的情况使得博客荒芜了很久,积压了很多的内容暂时还来不及一齐发出来。今天先通报一下情况,稍后一一补上。

电脑于夏天之前就坏了,究其原因是“显卡门”。如果不是我安装linux的话,带有问题的显卡的电脑也能坚持一些日子,但linux使得散热不畅,终于让显卡提前报废了。先是屏幕闪烁,几天后出现条纹,接近着编程紫色,最后黑屏。可惜这款机器没有全球联保,只能等到回国再修,幸亏保修期还有些日子。所以5、6月以来始终没有个人电脑用,白天在办公室写论文用台式机linux没有管理权限不能装任何东西,中文输入法也没有。唯一欣慰的是可以用网页版的webQQ和qq的云输入法将就几天。到了周末就忝着脸皮去借师妹的电脑,周五借来,周日再还回去。由于平时没有机器用,吃了晚饭之后再回办公室围着linux转,晚上一边写论文,一边上上网。终于回国之前写完论文。现在电脑终于修好了,免费更换了主板,免费做了清洁,用起来挺好的,在40度的天气里也不觉得很热。

结婚的事情准备的事情也不少。虽然尽可能地将一切压低到了最低端配置,但还是有些东西要事先计划好。鱼头在国内也很辛苦,我就做点力所能及的,把可以网上预订的很多东西订好,把行程订好,把日程订好。

6月23日去扯领了两个小红本,然后去天坛祭天。那是唯一让我觉得“北京还没死的地方”(以后专门写这个话题)。26日家里人吃饭,我们自己把事情弄的很简单,大家都很高兴,也很轻松。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样是好的。28日拍了婚纱照,拍的过程很累,终于拍完了我也找到感觉了,来不及了,哇哈哈哈。等到照片出炉在给出观赏办法吧。

然后去天津小住了几日。7月5日开始在北大学习,老师很权威,但内容还是和以前的没多大差别,主要还是那几本大部头里的东西。我得找个时间专门自己把《星系动力学》认真啃一遍。然后就是应该再走一遍我们自己的模型的流程。这是目前专业上两个心虚的地方。论文需要修改的地方还不少,小毛病已经改了,技术问题主要是图表细节的,要回德国去重新画图计算再改。语言问题最后再顺一下。没有科学问题需要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