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婚快乐

再过两天就是和我老婆结婚一周年纪念日了。一周年在传统西方文化里叫做“纸婚”,在现代美国叫做钟表婚,相比金婚神马的,还差得远。这种称谓一方面是指礼物,另一方面是象征和金婚相比还很薄弱吧。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第一个周年,是一个大日子。可惜不在一起庆祝。为了贴合“纸”的意义,我买了一对儿钢笔作为礼物。LAMY的Safari系列钢笔,一黑一白,写起字来很流畅,算得上德国最好的品牌之一。据说国内很风靡。

言归正传。这一年来从结婚开始,就有很多很多的感触。其中最大的一个感触就是妥协。夫妻之间的妥协倒在其次,更多的是夫妻一起向社会妥协、向家长妥协、向旧习惯妥协。

我和我老婆的想法是,结婚只需要花9块钱(现在是8块)领结婚证就足够了,不需要其他任何典礼、仪式。甚至我老婆觉得彩礼钱都是非常奇怪和荒谬的东西。我觉得所谓婚礼,就是自己当演员假装高兴娱乐其他人,而来参加的人呢,其实也是演员,假装亲热。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件事有向全世界宣布的必要。即使有必要宣布,也没有必要通过假装亲热的方式进行。我老婆比我的想法更加超越。她认为这就是两个人自己的事,特别特别害怕听到家长常说的这句话:“结婚可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为了拒绝掉所谓的婚礼,我和我老婆都和各自的家里吵过。长辈们无一例外地不能理解不搞婚礼,他们无一例外地无法接受我们自己处理自己事情的想法。最后,只有妥协。妥协的结果是,不进行所谓的婚礼婚庆神马的,而是两家长辈在一起吃一顿饭就好了。可是双方家长都希望增加尽可能多的成员来这顿饭,最后在我和我老婆强烈的压缩下还是达到了我们预想之外的4桌人。

在我妈看来,她的三个妹妹(也就是我姨)以及那三家人绝对不能缺席,否则无法交代说不过去。在我老婆家也有类似的道理存在。而我和我老婆的观点是,亲戚情分和结婚是两码事,我们没有对任何人不尊重,我们只是不愿意费这个事。和《裸婚时代》相比,我们裸地才叫彻底呢。在我们看来,《裸婚时代》完全没裸。

再比如房子的问题。既然要裸就一裸到底,和我老婆一起租房子住是最完美的选择了。但让老一辈接受这种现实并不怎么容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上就流传着必须买房子才能活的咒语了。父母那一辈人已经在几十年的为社会主义的工作中彻底丧失了自我,退休以后的生活重心就全放在了我们身上。他们完完全全无法建立起他们自己的生活,他们竟然觉得手头的钱自己留着没用。为什么会丧失自我呢?这是一步一步造就的。发表的意见从来不被领导接纳,提出的想法从来不被社会关注,没有一个发出声音的管道,也没有一个实现理想的公平正义的舞台。久而久之,美好的一切都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我和我老婆没少为了爹妈们的自己的兴趣爱好费劲,可是他们最大的兴趣还是看着我们。用他们的话说,“你们俩自己没法过日子”。我很纳闷,啥叫过日子呢?

吐槽了这么多,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美好的生活,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一个独立的自我。在婚姻中尤其如此。相互谦让和理解是必不可少的,但决不能走到丧失自我的另一头去。我希望我老婆嫁给我之后能更自由,心灵上更独立更超越。因为只有两个完整的人在一起,才有可能创造完整的家和完整的未来。我老婆憧憬的未来的生活是这样的:

偶尔去外面吃顿好的(我老婆不挑剔,所谓好的也就是小肥羊、烤鸭之类的),每年出去玩一次,能有点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看看文化节目、表演,读读书。

我觉得这些不难,我觉得挣工资买好吃的也不难。我觉得最难的是坚持自己的追求和习惯而不被一种前人的习惯左右。比如生孩子的问题,我妈做梦都想给她孙子从小教奥数,我估计我丈母娘也想给她外孙子教画画读诗歌。但我和我老婆的想法是,孩子唯一该做的事情,就是玩。上幼儿园唯一该做的事情就是在土地里打滚。唉……肿么办呢?

还是祝老婆纸婚快乐吧。其实去掉上面说的那些之外,一切都挺快乐的。因为当我吃任何东西的时候,我都想着把这个味道记住以后做给我老婆;当我看任何好用的东西的时候都想带我老婆一起来看;当我读到一句话、听到一首歌,我就想问我老婆怎么想;当我看到一颗露珠、一片嫩叶,我就想知道我老婆怎么看;当我看到一群小鸭子,我就想起我老婆的笑……但最最重要的是,我愿意想象未来,愿意计划一间屋子、一个周末、一个暑假,愿意和你在一起。

幸福课:0.招生简章

最近写博士论文,有大量的科学上的反思需要做。一个结论在何种程度上适用,一个命题有多大的空间可以证伪,一个数据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看待……甚至,一个早已证实了的东西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再拿来批判……

于是读了一些科学批判与反思的文章,其中比较有启发的比如豆瓣上羋兠老师的《有关科学的念想一则》,再比如几年前老黑、大象、欢喜等人集体和我论战的关于“科学精神的局限性”的问题。概括起来,有这样一些要点:

  • 自五四以来,中国大地被集体浸淫在了“科学”的大染缸里,而这个染缸是起源于欧洲的,它与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截然不同;
  • 科学的方法(包括思维方式和实证策略)并不是世界的全部面貌,甚至有可能不是通达真理的唯一方式;
  • 科学带来的副作用是,似乎让一切社会行为(达到世界和国家的战略,小到家庭和个人的喜怒)都必须采用一种定量排序的方式加以权衡。一切都有了一个分数,指派这个分数的机构叫做“现代化”;一切都有一个必须统一的一致的前进目标,掌舵这个目标的机构还是“现代化”;
  • 当我们把这个副作用与马克思主义提出的“人在物质世界中的异化”理论结合在一起时,我们“惊喜”地发现,幸福生活如此简单——掌握物质+科学技术。并且后者完全为前者服务。

为其辩护的观点认为,科学带来的种种问题(我将谈到的主要是对人的具体生活和思想的干涉,比如物质幸福)是具体的人造成的,而不能全然归因于科学自身,因为科学精神本身是具有自我清洁能力的,科学总是无止境地探索下去而不满足现状的。但反方观点同样强硬:这就好比是说病的不是人,病的是人身上的病。就算出问题的是具体的人,这也是科学这样一种思维方式的体系决定了的。这让我想起爱因斯坦在1941年所说的一句话:“没有信仰的科学是瘸子,没有科学的信仰是瞎子。”想象一下,一个瘸子,高举着并且高喊着“科学”向前面走,沿途的一切他都漠不关心,除了机器。这有多么可怕啊?也许,建国以来长久的用集体意志强硬代替个人生活的习惯,就是这种问题的一种体现。我们(尤其是我们的长辈)似乎已经习惯了为了某个高高在上的权威思想而放弃掉个人的一切,至于这个权威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当然,这一切绝不是从社会主义运动开始的,而是早在资本主义兴起大机器工业的时代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马克思对其中的问题进行过尖锐的批评,比如《共产党宣言》中所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够清楚了吧?

后来,我又进一步地关注了一下近代以来对宗教的批判。思考宗教神学的问题时,我尽可能地让自己不带有过多的偏见(不过事实证明不带偏见几乎是不可能的)。在科学上,我们允许一个能够自圆其说并且与其他基础理论融洽的体系合理(合法)地存在,那么同样,假如宗教可以与其他现实情况没有冲突地存在,我便很乐意接纳宗教。这里说宗教,其实不妨说是信仰。在“科学主义”肆虐之前,信仰是普遍的。在科学主义出现之后,信仰(尤其是中国大陆)被挤兑的就剩下哭的份儿了。在中国大陆,普遍情况下你皈依基督教会带来轩然大波,上到学校同学下到家长亲戚都会担心受怕无法接受;但反过来,护身符、丧葬礼、口彩,这些却大行其道。就拿我自己来说,结婚时丈母娘赠送一套高档的床上用品,只因为颜色是黄的,不知谁说了句“担心这件事黄了”,于是打算改送别的。我想这可能是一个极其普遍的情况吧。科学大旗把神学彻底在中国大陆打败,然而科学却对迷信无能为力。再举一例,社会传言,养宠物会造成孕妇流产甚至胎儿畸形,从科学的角度其实完全可以辟谣,但却大行其道造成了大量的动物被遗弃。人们在保护自己免遭一个不明朗的可能性的灾难的时候,神马科学、宗教都是浮云。究其原因,无论是科学大旗,还是宗教神学,都被我们当成了工具。既然是工具,那么显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作为一个系列文章,我想小结一下最近的思考,如果不这么做,过不了多久可能就彻底忘记了。起个名字,叫做《幸福课》。人言,人之愚好为人师。意思是说,人最大的一个愚蠢就是总喜欢给别人当老师。所以这个系列的文章,虽名《幸福课》,但实实在在是一种探讨而已。(其实课堂本就应该回归上古遗风,学校和课堂本就是一个围坐一圈探讨心得的地方。)要说明的是,也许需要通读全部文章,才能真正了解我的意思,断章取义是危险的。

开一家世界上最伟大的餐馆

我能想到的全家人一起做的最伟大的事业,就是开一家餐馆。

我之所以对吃东西特别有偏好,可以说完全得益于我爹。我爹在食堂工作多年,厨艺向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很多东西我没有学过,却每天熏染在煎炒烹炸的声响、味道、气氛中,自己也总能琢磨个大概。我记得中国人办红白喜事,过去往往是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操办酒席。请一两个大厨,主人家再找几个帮工,在院子角落里用黄土临时垒一个土灶,大锅、炒勺、流水席。邻居和亲戚家的女人们负责洗碗,老年人负责叫座,一应材料提前几天就备好,干柴烧火,大勺颠起来一锅出4盘甚至6盘菜。米饭和馒头另有白案师傅提前做足。这种传统可能从自打中国人有了吃饭这件事一直持续到几年前。直到90年代末的北京城区,人们还是习惯如此,在楼房下面摆开阵势。这整个场面,行话叫“搭棚”。

今天的城市生活不再搭棚了。因为今天的私营餐饮业发展迅猛,拉上全家人到餐馆吃一顿也花不了太多钱,如今成了北京普通家庭周末的常备活动之一。在中国高速发展的餐饮业(以2008年为例,在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全国餐饮业营业额同比增长25%),越来越正规化、企业化、连锁化、标准化。消失了的除了搭棚,还有家庭餐馆。

老北京乃至全国,私营业主往往是家庭作坊式的。今天的南方小吃还保留着这样的遗迹。一家子人在北京租个门脸房,女主人和面拌馅做包子,男主人算账、生火、采买,儿子兼做单炒,女儿就是服务员——这就是一家杭州小笼包子铺。

在集团化的大餐馆和背街小巷的包子铺之间,沟壑越来越深。按照今天的发展趋势,那家卖包子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把自己的餐馆做成全聚德那样的规模。反过来,今天的全聚德,也不太可能仅凭一户人家从容做大。

这是必然的么?

我们到西班牙的塞哥维亚去吃当地著名的烤乳猪,那家世界知名的老店,就是几代人一直经营着的家庭餐馆。现任大厨就是家庭传人,他的上一辈老掌柜现在偶尔露面做技术指导,或者负责收钱,服务员都是自家亲戚,一切经营地从容不迫。百年老店依然神采奕奕。它接待许多重要的客人,小楼至今已经成为西班牙旅行必去的一处景观。

今天又读到一处伟大的家庭餐馆。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的Aranysarkany同样有着几十年历史长盛不衰。小布什也慕名来过这里品尝独特的烟熏鹅肝酱。大批的游客,从布达佩斯坐上40分钟火车就是为了见识一下这间家庭餐馆。如果你问服务生——就是家里的小孙女——“有什么特别的菜推荐?”她会回答你,“这里每一道菜都是特别的。”是的,特别的。家庭餐馆,从百年前的全聚德的全而不缺、聚而不散的精神到今天塞哥维亚和布达佩斯的特色小馆,你在这里所吃到的所见到的所感受到的,是别处不可能有的。

抛开文化积淀和历史传承不谈,单说食物本身。全聚德的果木烤鸭,从选料到烤制过程,完全独家;Aranysarkany竟然会用烟熏的独特方式处理鹅肝,再配上极具想象力的玫瑰花酱,让别人无从企及;塞哥维亚人的秘制酱汁刷过的乳猪,入口甘甜,仿佛一口下去,炉火嘶嘶回响在耳畔,乳糜却不腥腻的味道升腾起来。这一切是需要想象力的。

我要问的是,在今天的北京,能否仅以一户人家的力量和想象力,创造出美食的奇迹?假如我们把我爹看家的拿手菜——略数一遍至少10几个——立足北京味家常菜的基础,经过现代化意识的创新,仅以我们一户人家的力量和想象力,能否在百年之后成为一处让人们怀念的别样小馆?

在北师大读书的时候,出南门过两条马路拐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里有一家私家菜馆名叫“白领桥”。老板的祖上是前清的显贵,落户北师大南门外之前已经搬过两次家了。我去那里品尝过2次,所有的菜品的名字都用“咱家”开头,大堂屋里黑漆八仙桌、长条凳,店小二一声吆呼,上来的是用18种鱼熬到骨酥肉烂的咱家鱼汤、完全吃不出一点膻味的咱家腰花、用黄酒闷制不加一滴水的大块儿咱家煨肉、散发着水果清香颜色独特的咱家紫衣甘蓝……

当我09年冬天冒着一个大雪的天气重访白领桥的时候,已经人去屋空。回到海德堡,我经常去主街上的一家餐馆,那里除了招牌的脆饼、铁板烧、猪肘以外,更有一种可以让人心绪飘荡的气氛。你可否想过,在离你家不远的地方,一个街角旁,有一家你小时候就有记忆的餐馆,那里有着与众不同的味道,店家认识你这位熟客,你点上自己爱好的小菜之后歪在窗边发呆,想自己,想生活,想一年又一年,回过头,菜已上桌,氤氲温暖,墙上挂着你小时候和你爷爷来这里的颜色……

开一家世界上最伟大的餐馆,能行么?

闲碎琐细的近况

抓紧时间写个小博,因为一直以来的情况使得博客荒芜了很久,积压了很多的内容暂时还来不及一齐发出来。今天先通报一下情况,稍后一一补上。

电脑于夏天之前就坏了,究其原因是“显卡门”。如果不是我安装linux的话,带有问题的显卡的电脑也能坚持一些日子,但linux使得散热不畅,终于让显卡提前报废了。先是屏幕闪烁,几天后出现条纹,接近着编程紫色,最后黑屏。可惜这款机器没有全球联保,只能等到回国再修,幸亏保修期还有些日子。所以5、6月以来始终没有个人电脑用,白天在办公室写论文用台式机linux没有管理权限不能装任何东西,中文输入法也没有。唯一欣慰的是可以用网页版的webQQ和qq的云输入法将就几天。到了周末就忝着脸皮去借师妹的电脑,周五借来,周日再还回去。由于平时没有机器用,吃了晚饭之后再回办公室围着linux转,晚上一边写论文,一边上上网。终于回国之前写完论文。现在电脑终于修好了,免费更换了主板,免费做了清洁,用起来挺好的,在40度的天气里也不觉得很热。

结婚的事情准备的事情也不少。虽然尽可能地将一切压低到了最低端配置,但还是有些东西要事先计划好。鱼头在国内也很辛苦,我就做点力所能及的,把可以网上预订的很多东西订好,把行程订好,把日程订好。

6月23日去扯领了两个小红本,然后去天坛祭天。那是唯一让我觉得“北京还没死的地方”(以后专门写这个话题)。26日家里人吃饭,我们自己把事情弄的很简单,大家都很高兴,也很轻松。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样是好的。28日拍了婚纱照,拍的过程很累,终于拍完了我也找到感觉了,来不及了,哇哈哈哈。等到照片出炉在给出观赏办法吧。

然后去天津小住了几日。7月5日开始在北大学习,老师很权威,但内容还是和以前的没多大差别,主要还是那几本大部头里的东西。我得找个时间专门自己把《星系动力学》认真啃一遍。然后就是应该再走一遍我们自己的模型的流程。这是目前专业上两个心虚的地方。论文需要修改的地方还不少,小毛病已经改了,技术问题主要是图表细节的,要回德国去重新画图计算再改。语言问题最后再顺一下。没有科学问题需要改了。

欧洲史前历史

鱼头说给我培训一下音乐课,作为交换我给她讲历史课。其实我对中国古代史更轻车熟路,欧洲历史我并没有特别清晰的脉络。所以我还需要自己先巩固了之后再写教材。幸好google docs可以交互式多人协作书写文档,就方便一边上课一边讨论问题了。

历史还是得系统一点学,中国古代史学的很系统,所以印象一直很清晰。但是欧洲历史总是很不同。说到中国古代史,虽然也有和国际交流的部分(比如汉代打走了匈奴,唐代打走了突厥)但总体来说,中国古代史是中国一家的历史,由于地理和其他各种因素,使得中国古代史相对封闭,我们在自己的田地里自己玩。欧洲就不同的,地域相对开阔,种族相对复杂,说到欧洲历史,就不单单是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的故事了,往往牵扯很多。比如罗马帝国的兴衰,就不能不说到埃及;再比如欧洲文明的起源,就不能不说到西亚。

第二点要说明的是,欧洲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与我们中国所说的完全是不同的概念。马克思总结的物种社会形态,只能适用于欧洲社会,对中国完全不管用。比如封建,本质上是分封土地,只有中国的周代才是这样的制度,天子对底层的土地没有直接管辖的权利,“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所以封建和专制是本质矛盾的,封建就不可能专制,专制就不可能封建。我们的中学课本说中国经历了2000年的封建专制社会,这是很荒谬的。

说到欧洲历史的起源,还是要从史前说起,也就是从原始社会开始经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这三个重要时代。

要说史前时期,就要首先搞明白时间断代。起始时间不重要,因为这是欧洲的第一个历史时期,从石器时代开始的漫长岁月都算在这个时期里。从有人在欧洲大陆定居算起的话,就是公元前7000多年,也就是据今天1万年左右开始。这个时期相当于中国的三皇五帝时期,也就是中国的农业社会开始大规模发展的时期。终止时期也就是古典时代的古希腊的开始时间。那么古希腊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公元前800年左右。古希腊的时期相当于中国古代的春秋时期。所以欧洲的史前时期到中国的西周末年结束。

小结一下,欧洲史前时期的断代,我觉得具体时间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知道之前是什么、之后是什么、相当于中国什么时期。欧洲史前时期之前是人类诞生,现代人类从非洲移民到世界各地;这个时期之后是古典时期(古希腊);这个时期相当于中国古代从三皇五代开始、经历夏商周为止。

石器时代

一般来说,史前历史都分为三个阶段: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三个时代的区分靠的是主要的生产工具,顾名思义,分别是石器、青铜、铁。石器时代尤其 是新时期时代往往算作文明的起点,这个阶段社会组织比较成熟和稳定了,各部落普遍定居下来有了一定的势力范围,但部落之间的联系和迁徙却越来越频繁;同 时,如果说石器仅仅是敲击打磨,那么铜器就必须应用金属冶炼技术,所以这个时期是早期的科学技术的萌芽;再加上物质开始丰富,人们在劳动之余有了闲暇时间 可以从事文化活动,比如创作原始壁画、简单的手工艺品甚至文字。

欧洲的新时期时代的发展,和后来的青铜器、铁器的发展类似,都是从东欧向西欧最后到北欧的路线,文明的发源地总是离不开巴尔干半岛与爱琴海。巴尔干半岛就是我们今天说的两河流域:美索不达米亚地区。

上图是新石器时代文化传播的路线图。右下角黑箭头的起点就是今天的叙利亚东部、伊拉克北部、伊朗西部交界处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这一文明分别经过北部陆路 和南部水路对欧洲产生影响。我们再看今天的人口普查的DNA检测,也能证明这一点。下图中的红颜色表示DNA中带有两河流域基因的地区。

石器时代的晚期,欧洲最庞大和发达的一个有代表性的部落文明位于今天的乌克兰和罗马尼亚之间,叫做库库特尼-特 里波利耶文化。这个文化和其他这一时期的欧洲新时期文化类似,有丰富的手工陶制品出土,大多是没有车轮加工技术的、纯手工制成的陶器,所以看上去并不很 圆。他们已经形成大的农业村落,种植的东西包括小麦、大麦及黍(黄米)、豆,并饲养猪、狗、牛、羊,同时也从事渔猎。这一文化的早期和中期已经出现了对铜 器的实验性冶炼,因此这是一个从新时期时代向青铜时代过度的较为发达的古代文明。但是其主要广泛使用的工具仍然是石器。石器和陶制器皿上多见红黑白三色的 螺旋形花纹。从出土的丰收女神形象可以推测,这一文明处于女性氏族时期,崇拜女性生育能力。但在晚期,墓葬中的男性有较多的陪葬品,可见已经开始向男权社 会过渡。这是一个有趣并且复杂的古代文明,处在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交汇处、女权社会和男权社会的交汇处、新石器时代晚期东欧文明向中部欧洲迁徙的交汇处。

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开始学会了农业耕种代替了打猎的游牧生活,也学会了养育小动物,还会用石头打磨各种盆盆管管和艺术品,譬如骨头做的针用来缝衣服穿,比 如用有颜色的石头(某种金属矿物质)在墙上画他们劳动的场面的壁画,比如用动物的骨头做成小乐器敲敲打打甚至是吹吹之类的。因为农业的成熟,同样的土地可 以养活比原来多十倍的人,再加上冶炼铜器的技术开始逐渐兴起,这一时期的人往往具有强烈的进取感和蓬勃发展的动力。

青铜时代

那么,世界就进入了青铜器的时代了哈。青铜时代的标志显然就是广泛地制造和使用铜器,也就是要学会对铜的冶炼。铜到底是怎么炼出来的?首先得找到铜矿石。含铜的矿石包括黄铜矿(含硫含铁)、孔雀石(CuCO3Cu(OH)2,碱式碳酸铜,俗称铜锈的结晶水合物)、石青、赤铜矿(氧化铜)、辉铜矿(硫化铜)等。铜的冶炼本质上是用碳将铜的氧化物还原为铜单质,比如rm 2CuO + C xrightarrow{Delta} 2Cu + CO_2 uparrow 。纯铜的质地很软,不适合做工具和器皿,人们发现掺杂锡之后的铜锡合金非常耐用,这就是后来说的青铜。
另 外,纯铜的冶炼需要超过1000摄氏度的高温,但在加入了25%的锡之后,只需要800摄氏度的温度就够了。所以青铜普遍受大家的欢迎。青铜算是人类第一 个学会制造的金属了。实际上在自然界里,含量最多的金属是铝,其次是铁,为什么人们反而最先使用铜呢?原因之一是铁的冶炼需要更高的温度(1800摄氏度 以上),这就需要在短时间内消耗更多的燃料,原始人还达不到这个技术水平。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技术的进步,本质上就是利用能源的进步,通俗地说,就是人越 进步,就越能制造出较高的温度。


上图是一块黄铜矿

青铜时代的欧洲,出现了这么几种文化:

途中蓝色的是发源于意大利北部的 Terramare 文化,红色是中部的Urnfield文化,橙色是北部Urnfield文化,紫色的Lusatian文化,绿色的大西洋文化,黄色的北欧文化等。

这是一块那个时期的青铜星盘

罗马尼亚出土的公元前1700年的青铜剑

顺便在这里做一个说明哈。文化、文明,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历史学中,文化指的是成熟的文字、社会制度、严格的等级制度、公共建筑出现之前的不开化时 期,而文明专门说的是有了完善的社会样式之后的社会。所以前面说的都是文化,不算文明,但是后来的比如说埃及金字塔,就可以算文明。

有一个地方很有趣。世界上的重要的文明古国,都出现了辉煌的青铜时代。但并不是非要经历青铜时代不可,其他很多文明是直接从石器时代进入到铁器时代的,这样的文明不如那些经历了青铜时代的文化有着更辉煌的古代文明。

在欧洲,最早进入青桐时期的是希腊爱琴海里的克里特岛的米诺斯文化,他们在公元前2000年开始建立了奴隶制国家。但首先发现铜的冶炼的确是公元前 3000年的埃及人和美索不达米亚人。也就是说,用了1000年左右的时间,这项技术从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普及到了欧洲。在欧洲,青铜时代几乎完全等同于 奴隶社会时代,而将来的铁器时代几乎完全等同于封建社会时代(与中国很不同,欧洲人还在研究怎么炼铁的时候中国人已经熟练掌握钢的制作工艺了)。

小结一下。这个时期的欧洲出现了几个大的文化,生产水平也相当成熟和稳定了。高度发达的米诺斯文化还率先建立了奴隶制国家成为将来古希腊城邦的基础。这一时期相当于中国的夏商周时期,但实际上中国在周代已经出现了铁的冶炼技术。

铁器时代

如果说铜的冶炼技术是各个文化自己的聪明才智的话,那么铁的冶炼则完全要归功于一个西亚小国——赫梯帝国。这是世界上最早学会铁的制造的国家,差不多公元 前1400年,位于今天的土耳其东南部地区。这个帝国存在的时间长达400年,但是因为喜欢四处征战(与埃及和周边很多国家打过),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出 色的历史文明遗留下来。最大的贡献,就算是他们率先发现了铁的冶炼技术。但是由于在那个年代,掌握一种新的金属的制造(更加坚固耐用,更锋利,更美观,更 轻便),可以直接应用于农业生产和战争。农业上,农具可以更有效率,战争中,武器可以更有杀伤力而且更省力气。所以赫梯帝国一直将铁的技术严格保密,禁止 一切铁器出口到国外。直到公元前1180年和帝国最终灭亡,他的工匠流落到世界各地,才将铁的技术传播开。中国就是在那之后的公元前600年学会了炼铁, 印度是公元前800年。

赫梯帝国之前的欧洲和埃及,也是有过铁器的,但都是从陨石中获得的。陨石含铁量极高,通过打磨有可能做成铁制工具,但是实际上这种制作方法和石器没什么区 别,只是单纯的物理敲打而已,算不上冶炼。再加上这种铁属于天外来客,在当时比金子贵重多了,而且极为神秘(直到今天,麦加圣城的那块神石其实就是陨铁, 只不过个头比较大)。

欧洲的铁器时代出现了一个种族叫做凯尔特人,活动范围很大,几乎涵盖整个欧洲。凯尔特人从西亚进入欧洲之后同化了当地欧洲本来的伊比利亚人(西班牙一带)。凯尔特人后来被罗马人同化,北部的被日耳曼人同化,只剩下苏格兰的部分凯尔特人,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