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一个夏季

匆匆写论文,匆匆飞到北京,匆匆办了好多事,匆匆上课、开会,匆匆见很多亲戚……

现在终于冷清下来了,最后几天在家收拾好东西恢复一下就回欧洲去了,和老婆一起。

婚纱照欢迎围观,但是禁止说新郎表情不好,违者踢飞。说新郎表情不好的同时也说新娘幸福的,酌情给予原谅。

地址如下——

方式一:如果你有人人网账号,请到这里看:http://photo.renren.com/photo/20398/album-385356355#thumb

方式二:如果你有开心网账号并与我是好友:http://www.kaixin001.com/photo/album.php?uid=12197624&albumid=28065058

方式三:如果你没有上面两个的账号,但你能上国际网:http://pic.hippoh.org

如果你觉得拍的特别好并且你自己也想去拍的话,我可以介绍你去,可以给我的会员卡积分,你也有保障,请email我。

带回来的酒都分喝了,大家都说我很精通嘛,其实我一口不喝。回去的箱子装满了已经,可能带不了好吃的了(比如太阳锅巴)。

到目前为止,所有计划回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也还算做的不错。周末回欧洲要继续奋斗啦!

厨房秘籍1:千万别相信“保留菜”

经常有人说,某某菜是他的保留菜。说这话的大部分是男士,倘若你听到这话,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菜能好吃。我建议,宁愿去吃非保留的一碗面条,也别尝试他的所谓“保留菜”,我保证那会非常难吃。

为什么?

做饭的核心是什么呢?绝对不仅仅是在炒锅里推几下铲子那么简单。所谓保留菜,平时根本不下厨房,都是自己老婆负责做饭,一年涉及不到两次自己的保留菜。等到逢年过节来了客人想要大显身手秀秀自己的保留菜了,还得让老婆给自己事先洗菜、切菜、刷锅、倒油……一切准备完毕了,自己大摇大摆过去把材料放进锅里推推铲子等着出锅。这个事,一般来说是人都能干。

一年只做2次的东西,怎么可能熟悉和熟练?遇到问题肯定会手忙脚乱无暇顾及很多事情。不负责事先的一切准备,只在锅里拌拌铲子,这件事,一般来说其实是家里老婆照顾自己情绪而已,仅此而已。这东西,绝对好吃不了。

做饭上过炒固然很重要,但绝不是全部,对有些特殊东西来说,上锅的过程反而是最不重要的。

比如凉菜,芹菜用开水焯过,加入煮熟的花生米、豆腐干,将干辣椒切碎撒在上面,再调上香油和老醋。最后用锅把油烧热浇上去。其实这个油锅是最不重要的过程,只是为了让辣椒泼香。而真正的功夫,在于芹菜开水焯的生熟的把握,一起材料的选择。再加上豆腐干和芹菜尽可能切成一样的形状,就完美了。

再比如北方菜中很多肉类需要用水淀粉抓过,这个过程也远远比火候更重要,辣子鸡丁最后的成功与否,80%取决于下手抓淀粉的力度和耐心,而不是最后那几下铲子。

说完主料,再说配料。

葱姜这类东西,通常是用来做提鲜去腥的配料的(京酱肉丝里的大葱除外),这时,刀口的选择至关重要。什么时候用姜片,什么时候用姜丝,什么时候用姜末,而什么时候根本不切,整块姜放进去用?除了和主料的形状搭配有关外,还取决于入味速度的控制。中餐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复杂的化学反应,各种不同物质、味道混合的速度与他们的表面积成正比。姜切成末,就要比整块的姜入味更迅速,也更容易被稀释掉。所以,对细节的把握,是中餐成败的关键。同样的材料,同样的火候,同样的操作,味道也会千差万别,这就是细节的不同造成的。

待续……

温暖的寒冷海德堡

今天是回家前最后周末,所以去主街上看看好玩的东西买点。天已经黑了,主街上人头攒动。我的目的是商店,本来没特别关心街上的事。可是,不关心是不可能的。

过去的主街,偶尔有一个吹拉弹唱的卖艺人也是正常的,可是没想到,圣诞节之前的这个夜晚,海德堡的主街是艺术海洋。

刚走到大学广场,就看到路中央一个摇滚乐队正在演奏,架子鼓直接躺在青砖路上,主唱卖力的展现歌喉,周围有三四圈的观众跟着节拍一起跳动。好不容易走过这一大坨人,没几步,前面一个非洲老爷爷一手摇着沙锤一边哼唱一边跳舞,引得路人无不喝彩。绕过去,马上就看到路边的长凳上坐着一个青年人抱着吉他,他身边是一个金发的妹妹正在和他对唱情歌,周围尽是海德堡的青年男女学生,还有几个恨不得进去一起唱。刚回过头没走多远,一对儿孪生姐妹花拉着小提琴正在二重奏《波尔卡》,他们的母亲站在旁边充当教练兼指挥,姐妹花充其量10岁不到,拉的正尽兴,掌声也最多。我正在感慨怎么音乐家今天都挤到一起了,就发现前面的角落里十几个男男女女身穿燕尾服手捧歌本正在无伴奏合唱,空灵的圣诞歌曲飘荡在人群中,这一段路正是卖热红酒的地方,行人在寒冷的夜晚举着海德堡特色的小瓷杯喝着德国特有的热红酒穿梭过去……

不算完。

走过这一段,街边小摊位传来一阵铿锵有力的声音,钻头过去看到了,原来是一个卖非洲兽皮鼓的商铺,店主正和几个伙计一起演奏他们的兽皮鼓。可是隐隐约约听着,这兽皮鼓里似乎有一点金属的味道,哦……再行走几十米,原来街的另一侧墙根底下蹲着一个青年,脚底下暖气管子、铁锅摆了一排,他正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拍打着这一对“废铜烂铁”,竟也奏响了美妙的乐章。

我没有走到主街的尽头,我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这样的艺术家。其实他们只是生活在这里的普通市民,他们爱好音乐,爱好聚会,爱好快乐与分享,也共同爱好着海德堡。在这样一条熙熙攘攘的主街上,他们各起炉灶,找准一块地方开始表演,或即兴,或古典,或摇滚,或练习,和自己和旁人分享着音乐的心得,分享着这个圣诞节的祝愿。他们是你,是我,是我们中的普通一员,是我们课堂上的同学,是咖啡馆打工的伙计,是公交车司机的女儿,是海德堡小城里的每一个人。他们在自己的小“割据”里吹响自己的节拍,这节拍也因为海德堡主街的狭窄而升腾在空气里融合在一处。于是,美妙的合奏开始了,合奏在寒冷的海德堡夜晚。

为你,千千万万遍

这星期读了一本书《追风筝的人》(The Kite Runner),同时看了半部同名电影。也许不看书的话,电影也是十分优秀的作品,但我一直揪心着这本书,于是也忽略了电影本身的语言。

这本书早在2006年上新东方托福班的时候,阅读老师就曾经推荐过它的英文原著。这是世界上第一部由阿富汗人用英语写的小说,不仅畅销,而且震撼人心。我曾经在书店的外文书架上翻过几页,被英文拼写的阿富汗语吓到了,大量的7、8个字母以上的不知道怎么读的专有词汇让我又惊又怕,其实,这是很好的阅读教材,但在当时,或心不在焉,或不曾重视,翻过几页也就放弃了。

直到这次买了这本中文版的《追风筝的人》,读起来就不愿意再放下手了。作者是一个阿富汗人,在阿富汗动荡不安的年代里和他的父亲一起逃亡到美国,过着和过去大不相同的生活。对于我这样一个暂时寄居在异国他乡的中国人来说,我很快就进入了作者的叙事情景,作者的心情就是我的心情,作者笔下的哈桑、阿米尔少爷,都成了我的眼、我的口、我的心。

阿米尔少爷和哈桑,两个少年是最好的朋友,却因为种族不同,因为环境压力,因为阿米尔少爷的懦弱,出现了裂痕。在阿米尔少爷远赴美国20年后,他再次回到阿富汗,发现自己儿时的玩伴,那个家里的仆人,到死都对自己忠诚无悔。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这个秘密让他心甘情愿收养哈桑年幼的儿子。在他带着哈桑的儿子再次逃离阿富汗的时候,遇到了儿时欺负过他和哈桑的恶霸。这次,恶霸打算用同样的方式欺负他们,而哈桑的儿子用了和哈桑同样的方式救了阿米尔。

直到故事的最后,阿米尔带着哈桑的儿子追风筝,阿米尔对阿桑的儿子说:为你,千千万万遍。这句话,多年以前,哈桑对阿米尔说过:为你,千千万万遍。

故事中最让我唏嘘不已的,是阿米尔的父亲在美国刷信用卡,店主要求他必须出示护照。这位骄傲的阿富汗汉子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阿米尔想起,他童年时在阿富汗的街上和哈桑,可以捡起一根树枝当做信用卡用来买面包,店主就在树枝上刻一个痕迹,等刻满了,就拿着树枝去找他爸爸结账。“在阿富汗,树枝就是我们的信用卡,没有问题,不需要出示护照。”同样的遭遇发生在我身上,当我拿到德意志银行印着我自选的河马图案的信用卡时,我只觉得兴奋,却不会想到而后刷卡时会被要求出示护照。我又想起在童年的庞村后街,在合作社里,在村西头的场院上,在粮店门口,那阳光,永远在记忆中暖暖的。

言归正传。在《追风筝的人》里,我读到一些用亲情和忠诚写成的却又超越了亲情和忠诚的东西。合上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开始爱上阿富汗,和阿富汗的人们。虽然我无法理解伊斯兰教的教义,我更不能明白他们落后的文化传统,但我深信,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有信仰、有责任感的民族,都是值得我们崇敬的,他们生活的土地也同样炙热,他们生活的日子也同样有个中滋味。

倘若有机会,我愿意去阿富汗看看那里的人们,我愿意向阿富汗女人学习制作馕饼,我愿意志愿教阿富汗小孩认字……为你,千千万万遍。

一部小说,诞生在美国,出自阿富汗人之手,却也能让美国人爱上阿富汗。这是值得尊敬的书和值得尊敬的作者。

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遇言》发刊词

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

——《遇言》发刊词

今天,我们站在21世纪的大门口,迈着从来不曾有过的豪迈脚步前进,经历一连串洗礼的2008,跌跌撞撞而不乏勇气地跑进2009,稍顿首,已然盛夏。大雪、汶川、西藏、奥运、三鹿……这一串震耳欲聋的呐喊声还未散尽,70迈、邓玉娇、绿坝、石首、猪流感、情报门、重庆状元、市长论文、新疆……这又一连串的关键词又甚嚣尘上,叫人来不得半点喘息,继续着混沌、玄妙、多彩、充满危机和契机的中国社会,千姿百态。

今天,我们在热烈地讨论“该为党说话还是该为人民说话”的时候,8个最富有的国家在阿尔卑斯山南麓讨论着迷雾丛生的2009。被称作21世纪最有力量的国家里生活着的我们,时而回忆起祖先们称雄当世的气吞山河,擎举着“复兴”大旗挥斥方遒好不痛快;又时而揣度了当下的苦未尽甘未来,尚需韬光养晦、有所作为。我们亦步亦趋走到这样一条从未走过的路上,每天面对从未面对过的问题或者是无数次的无从解决的问题,面对着这最有勇气和力量的最新的一代人,我们的兄弟和姐妹。我们每每忐忑不安,生怕有什么力量未尽,生怕有什么未来得及言说。

我们仰望苍穹,深切地期望一个物质平和、又精神充沛的辽阔之国,一个法政昌明、又温暖豪放的大气之邦,一个眼观长远、又谨小慎微的温馨之地,一个老有所乐、又少有所忠的可爱之家。为之继续积攒力量,是我们一刻也不曾停歇的使命。但同时,我们也深知,明年,明年的明年的明年,还会有“东藏”、“南藏”与“北藏”,也一定还会有“红坝”、“蓝坝”或者“黄坝”,甚至是层出不穷的“张玉娇”、“王玉娇”和“马玉娇”……

面对如此矛盾着的厚望的蓝天和浩荡的大地,能让我们继而前行的是坦言与求真,能让我们再三站立不倒的是事实与说出事实的气度。“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没有什么风霜雨雪我们不能携手穿越,也没有什么霜冻冰寒我们无法簇拥抵御,只要我们分享、分享、一再分享,一句真话就能让我们拥有撼动世界的力量,一句真话,就能让我们忘却了刺骨的腊月,拨开阴霾的雾瘴,让手臂和头颅,直刺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