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系中的不同区域距离差别的测定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全天一共有88个星座,每个星座都是亮于6等的恒星组成一个图案,有人,有动物,有工具,有神。似乎动物多一些吧,哈哈哈哈,黄道12个里面只有宝瓶和天秤是工具,双子是人,别的都是动物哈。

为什么我们幻想出来那么多星座呢? Continue reading 一个星系中的不同区域距离差别的测定

Lamost的科学与技术之争

上面一个帖子不是今天写的,而是好不容易绕过了“伟大的防火墙”从以前的东西里拯救出来的。顺着想写点这个话题的延伸讨论。首先我要想高能所的Yuan同学道歉,说话有些激动,请原谅。

首先坦白一下,我对Lamost的认识是经历了一个阶段的。

Continue reading Lamost的科学与技术之争

雅安会议

会议背景:
lamost项目目前已经将小系统安装完毕,得到光谱数据,通过验收检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进行小系统的观测运行和大系统的安装工作。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构建lamost将来的观测战略和科学目标。

lamost确定的三个key project分别是:河外星系巡天与观测宇宙学、恒星巡天研究银河系结构、数据服务和深度挖掘。

会议主办:
上述三个key project分别成立了working group,分别召开工作会议,最后汇总到lamost科学部。这次会是其中一个key project的working group,主持是邓李才研究员。 Continue reading 雅安会议

Tully-Fisher ralation of globular clusters in the Galaxy

理论上说,一个维里化的恒星系统,它的环绕速度也就是视向速度弥散值,与核心质量有关。而对于一类天体,质量与光度有关。因此,恒星集团的光度与视 向速度弥散有关,即绝对星等与速度的对数成正比,斜率就是幂律。对于遥远的漩涡星系,这个关系叫 Tully-Fisher,是这两个人在1977年做的工作,成为了星系距离的测定方法之一,被广泛使用。其实就是创造了一个标准烛光的这一关系,能否用 于球状星团呢? Continue reading Tully-Fisher ralation of globular clusters in the Gala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