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的秘密(2)

2

眼光里没有别人的哥伦布回到了巴塞罗那。

西元1493年4月中,重新回到巴塞罗那的哥伦布心情出奇的平静。作为颇有技艺的航海家,他具有一切航海家的特质,在经历风暴之后,只将胜利的兴奋埋藏于内心,表面上亦如复归平静的海面一样波澜不惊。去年夏天哥伦布离开巴塞罗那时,国王和女王给他饯行,他的内心要比今天更加忐忑。对于航海家来说,无论多么有经验,那个未曾涉足过的方向都会让自己有着强烈的不安。也正是这样的不安,让一个又一个探险者奋而前行。他们都懂得,起锚之后,战胜不安的唯一方法就是走下去。

但今天不同。从收到女王的信开始,哥伦布的心里就一直很平静。回到巴塞罗那汇报成果,其实只是一场秀。哥伦布要通过这场秀获得更大的支持,包括金钱和政策。唯一让哥伦布感到一丝不快的,是他在这次航行中的损失,这损失说起来不大不小。说大,恰好可以让别有居心的贵族借机铲除哥伦布,至少是让哥伦布再也没有机会出现在双王面前;说小,又恰好可以让支持哥伦布的人以此给予哥伦布更加优惠的条件和更大力度的支援,考虑到哥伦布带回来的东西,这种可能性也许更大。

在葡萄牙的里斯本躲避暴风雨的一周多里,哥伦布暂时忘却了损失。在返回巴塞罗那等待汇报国王的日子里,那些损失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旗舰圣玛利亚号在圣诞节的早晨搁浅了,这艘巨大的帆船是靠变卖女王的首饰盒建造的,但船体难以挽回的损坏不能不正视,甚至包括他本人在内的全部船员被土著人施以援手后才活到今天。不得已,放弃了圣玛利亚号的哥伦布选择尼尼亚号作为旗舰。说是旗舰,其实已经是远洋船队的唯一航船了。因为组成船队另一艘轻快帆船平塔号在圣诞节前一个月就擅自离开船队独自去挖金子了。比平塔号航速慢的多的旗舰无论如何也追不上这组“叛逃者”。

所幸的是返航的10天前,平塔号回归了“船队”。其实哥伦布心里清楚,与其说是平塔号请哥伦布重新接纳自己加入船队,还不如说平塔号的归来让哥伦布重新有了返航的勇气。返航,并不比来途更容易。失去了一艘船和大部分补给品的远洋船队,此时又不得不把39名船员托付给土著人。

不管怎么样,航行完成了,自己不辱使命地发现了一片新的陆地,见到了几个新的族群,带回来黄金、香料,还绑架来了几个土著做奴隶。“那里一定就是日本岛!”哥伦布这样想着,“可是怎么就找不到金子呢?兴许留下的那些家伙能有所发现吧。”

带着这样的期盼,哥伦布又把准备好的航海日志抱在胸前颠了颠,被海水和海风侵蚀过的这本厚厚的册子,要作为最重要的文件呈现给双王,无论如何不能过于寒酸了。就在哥伦布考虑着如何装点一下这本破旧的大书时,双王的传令官到了。哥伦布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来得及侍弄,就被熙熙攘攘地带走了,更不用说给他的航海日志做点什么俏丽的装潢了。

“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轻一点吗……蠢猪!一群蠢猪……这是要献给女王陛下的珍宝!来自亚洲的珍宝……上帝啊,我全能的主啊,你让这些人懂一点事吧……”哥伦布一边走一边教训着搬弄物品的仆人,又很费劲地转回头看了看几个绑架回来的土著,他们已经不像刚下船时那样面黄肌瘦了,这一个月来的调理,他们一个个也容光焕发,头上奇怪的红褐色的大帽子都伸展多了。哥伦布满意了,跟在传令官身后快步向王宫方向走去。哥伦布还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英雄事迹已经在欧洲大陆传开,爱着他的和恨着他的人,都在等着他。

巴塞罗那的秘密(1)

1

“去巴塞罗那吧!”

这是我在欧洲生活期间经历的第一个圣诞节。我所住的这座小城,平日里古色古香,中世纪的城堡和600年的大学在老城中心释放着平静而深沉的韵味。这里的确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但在圣诞节、新年期间,学校人去楼空,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回到了各自的故乡和家人在一起。本地居民本就不多,这时也更少了。冷冷清清之下,恰逢有人组织到巴塞罗那去,那么,去巴塞罗那吧!

仓促之间上了大巴,细问之下,同行之中倒有不少建筑方面的学者。德国司机墨守陈规慢条斯理,经过多次的休息,最终在天亮后开出了巴塞罗那郊外的最后一个服务区。历经16个小时的圣诞长夜,我们进入巴塞罗那市区。拖着疲惫的身躯踩在加泰罗尼亚广场中央,我目睹了加泰罗尼亚大区的旗帜竟然飘扬在西班牙国旗之上,疲倦这时被一扫而空,来了兴致。

巴塞罗那作为当今西班牙王国的第二大城市,仅次于首都马德里,同时又是加泰罗尼亚省(自治大区)的首府、西班牙的经济重镇。加泰罗尼亚大区是一个独立情绪高涨的地区,这里有西班牙10%的人口,却贡献了20%的赋税,再加上错综复杂的历史原因,这里形成了独特的加泰罗尼亚语言、独特的自然、社会文化,上世纪末加泰罗尼亚民意调查显示有70%以上的人支持独立。目前加泰罗尼亚大区拥有西班牙王国之内较高的自治权。我的一对学习物理学的西班牙夫妇朋友便住在巴塞罗那市郊,他们一直声称自己的祖国是加泰罗尼亚而不是西班牙。这便是西班牙艺术中更加无拘无束的所在,这便是依托西班牙却又与西班牙中土格格不入的加泰罗尼亚气质。

加泰罗尼亚广场是一个小型的街心花园,四周是比较繁华的商业街,墙面上用电子屏幕制造出雪花飘落的特效。巴塞罗那老城区与海滨老港口,是这个城市的发展起点,也是今天的巴塞罗那的核心。初来巴塞罗那的游客,往往会被伦布朗大街(La Rambla)的风情所吸引,沿着大街径直地走向老码头。在伦布朗大街的尽头,赫然出现一座耸立70米高的纪念碑,国王的雕像与众神环绕在底座上,抬头看去,只见一人抬起右臂指向大海深处,目光所触,犀利而深沉。他的眼里没有别人,只有大海那头的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