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天文系的一名老师,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





我知道今天的网络已经不喜欢长篇大论了,但是我的故事真的不是两句话能说明白。所以,我要先讲上一个故事。

十年前我从师大本科毕业读研究生,后来出国读了博士,回国做了博士后,去年回到师大做了老师。在来师大之前,我也讲过很多科普讲座和公开课。

比如 TEDxNingbo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U0NTE3Mjk2.html

比如 常州公开课  http://www.czedu.gov.cn/disp_17_1173_10074230.shtml

比如 北京天文馆的公众讲座,比如科学松鼠会的科学一课,比如西藏大学的天文讲座等等。

我做这些和我来师大做青椒的原因一样,就是喜欢讲课,喜欢天文学,喜欢把我认为美好的、重要的探索科学和世界的意识,与学生分享。我在去年7月入职的时候,就开始计划着要开一门《天文学史》的公选课作为学校的新课程。之前也了解到老师开公选课并不难,学校也是鼓励和支持的。于是我就花了上学期的时间进行了调研和准备。已经写好了教学大纲。我想,师大已经有了那么多公选课,如果同学们不来选我的课怎么办呢?所以我曾经在蛋蛋问过大家这个问题http://www.oiegg.com/viewthread.php?tid=1845418

当时这个帖子上了十大,有很多同学支持我,我很受鼓舞。就坚持做了下去。我希望我的课不是那种帮你混学分的水课,而是真切地让我们每周利用一个晚上学一点真东西。所以我设计的宣传词是

历史辣么长,我们船上聊!天文学史,只为思考者。

我为此设计了课程海报,画面中间是一艘大木船,上面坐着我和牛顿、伽利略、哥白尼、开普勒。背景是大海和星海。我还请我搞电影的朋友帮忙,制作一个宣传片,准备在选课周蛋蛋网首发。为了让我的课程系统化,我沟通了哲学院的老师,旁听了他们的课。为了有更多的资料可以用,我翻译了一本国外的教科书,马上就要出版了。为了讲阿拉伯人天文学史的时候更有趣,我在下班路上的地铁里重读了《阿拉伯通史》。为了讲课期间与同学们互动,我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提前预热发表原创文章,积累了200多人关注。我给自己的教学定的目标是,每节课都要让同学们颠覆一次三观,感动一次科学,思考一次今天。

这一切,我都觉得十分有乐趣。我盼望着把准备工作做得尽善尽美,这学期申报给教务处,9月可以开学上课。可是,我太simple了,甚至奶义务。

学校在做本科培养方案的改革。而这个改革最大的地方就是,以后没有全校公选课了。课程只有两种,第一种叫通识课,给低年级学生开,全面了解很多专业领域的基础;第二种专业课,院系自己开给高年级学生,但是可以开放给别的专业学生来跨专业选修。于是,去年底我把我的公选课《天文学史》修改为通识课准备申报,但是院系没有批准上报,原因是这是一门新课,没有经过建设。那好吧,我当时以为这不影响这学期再申报公选课,因为新的培养方案只是针对2015级新生的。老生还是要用老办法上课的。可是最近才搞明白这个情况,虽然老生上专业课按照老办法,但是老生在选修课方面也要按照新方案执行。也就是说从9月开始,师大就不存在全校公选课这个概念了。如果没有申报为通识课,就不可能开公选课给同学们了。

系里老师说,可以考虑把《天文学史》列入新方案的高年级专业课,这样外专业将来也能修。但是2015级新生到了高年级是2年以后的事。这2年期间,我就无论如何也上不了课了。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不是因为我的工作量不够了,不是因为课时费没有而减少了收入。而是因为我最憧憬的讲课无法实现,那条躺在海报构思里的大船,开不出去了。看着桌上我准备好的申请书、大纲、参考资料,莫名有些难过。我不想再抱怨政策和不申报的操作了。决定已经过去,眼前只有未来。

我总觉得,上课不仅是为了教一些有用的技能,更是为了师生之间共同创造一个向往理性与诗意的气氛。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想

如果我不要工分,不要课时费,只想每星期讲两节《天文学史》课行不行?我能讲好。如果没有学分,没有成绩,也没有用,你愿意来听吗?如果这门课根本不在任何培养计划、教学任务里,我们自封师生一场,坐而论道,行不行?

2006年,美国宇航局发射了新视野号冥王星探测器。它要经过9年多的漫长而孤独的旅行,才能在今年到达冥王星附近。达到之后,新视野号只有短短的30分钟时间对冥王星展开科学研究,时间一到,任务结束,但对于人类的好奇心来说,30分钟,等上9年,值得。

如果你愿意来听。我会在教室里等着你的到来,就像我们等待新视野号到达冥王星。2015,这个秋天。

============

如果你愿意了解我,我给天文系14级、13级、12级都讲过课,虽然只有短短一两节,但是足够了解我的讲课水平。
如果你想听到实际效果,可以点开上面两个链接的视频。
我的知乎 http://www.zhihu.com/people/hippoh 上有一些赞数不算太低的回答,可以帮助你了解我的风格。

总之,作为天文系的一名老师,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我想把这个宇宙的美好,一点一点告诉你。我想把人类探索的苍茫历程,一点一点跟你谈。

你愿意吗?也许我们真的可以讲上一个学期的三无课。

我前面提到的公众微信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