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马老师





离开师大6年之后重回学校,从学生变成了老师。虽然在校门口等车的时候,还是会被问路的学生叫“同学”,但真真儿的是一个老师了。大学,老师,大学老师……这是一个想想就能在睡梦中笑出声来的事儿。当年我战战兢兢地交过作业,现如今……哼哼。当年我哆哆嗦嗦地考过试,现如今……哼哼。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在自己心里也要成为一名老师。老师是什么呢?我是这样理解的:

人类这个种族,目前还没能进化出一种通过生殖和食物就传递经验的能力。一代人死去了,一代人诞生,为了不原地转圈,一切工作都要在前面已有的经验上进行,而不能推到重来。所以,我们需要一种人专门复杂专递人类的经验,人类曾经取得的和正在取得的一切宝贵的成就、探索的方法和失败的教训,以及那很容易被毁掉的好奇心,勇气,尊严……等等这些需要一类人专门负责向下一代、下下一代传递下去。我们把从事这样工作的职务叫做老师,我们把从事这样工作的地方叫做学校。

具体到天文学这个所从事的领域,其实我要做的事很明确,就是能让这件事可持续。未来的世界和未来的探索需要未来的人。我打心眼里喜欢做老师这件事,而且,我自信地认为,我有很好的讲课水平。那么问题来了。

河马老师9月开学之后就一直在接受学校的新老师培训。我们这群新老师,用了一个学期时间讨论了各种教学方法、教学意义、大学法理和教育心理。我们还做了两次讲课演练和一个学期的助教。我给《天文学导论》做助教,讲了3个课时的《银河系》。我觉得还有可以提高的地方,但总的来说完成第非常不错。另外,还以老师的身份配合三年级的班主任一起带学生出国实习了一个星期,期间波折就不多说了,总之,在出发前最后两天才办好全部手续,回国后一个月才办好报销手续。

河马老师这个学期写了3篇科学传播文章,马上还要再完成1篇,做了2次科学传播讲座,完成了一本书的翻译,起草了两门课的教学大纲。

河马老师这个学期配好了工作需要的电脑,继续了科研工作。还正在准备组织一个学生的小组一起探索我们的宇宙。

河马老师这个学期努力地学习做一个好老师。因为河马老师认为,这件事在睡梦中都可以笑出声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