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心丢在了海德堡





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我第一次前往,是乘坐了特快火车从慕尼黑一路往西,走到德国西南部小城。出了火车站,拉了箱子站在一座石桥上,看见桥下流水不休,桥上映衬着城堡和绿地。这个地方,让我每每想起它来,都觉得恨不能像弼马温借了筋斗云一个翻滚前去。这个地方不大,在这么大的世界上算不得显赫知名,却有着一些难忘的味道,时时让人怀念。

什么时候才能再去海德堡呢?我不知道。我记得在我刚到海德堡半年多的时候,一位来自墨西哥的朋友和我在公交车上相遇,看他泪眼朦胧,坐着车左看右看,怀着心事,就和他聊起来。他说,这是他在海德堡的最后几个小时了,明天他就要回墨西哥了。说这话的时候,这位墨西哥大汉竟然有泪花在眼眶里打起转转来。我当时觉得,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吧,有这么严重么?

可是几年后,当我就要离开海德堡的时候,当我如今坐在北京想念海德堡的时候,当我看到海德堡的任何消息和图片的时候,当我在脑海中浮现冬夜的圣诞市场或是回忆起深秋的新酒香的时候,我都觉得心里翻滚,好久难以平静。这种感觉就像是把什么珍贵的物件永远丢在了海德堡,又像是肉身飘荡,灵魂被困在海德堡,又感觉像是把海德堡折叠起来带在身边,我所到的地方,我的身前,都化作了海德堡。

这世上形容海德堡的美丽的文字和图片已经太多太多了,不缺我一篇一幅。我只想念,想念春季里宿舍楼下草堆上褐色短毛野兔的蹦跳,想念夕阳中内卡河上桨声灯影横舟竞渡,想念大雪盖住了红屋顶,想念金光闪闪的橱窗,想念碎石路,想念那里开怀的人儿,和那些气息。

我把心丢在了海德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