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的秘密(4)





4

让哥伦布没想到,在王宫外、海滩前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全城的居民、商人、远来的船员。大小贵族围坐在双王两侧,从里到外,整个场地被布置成鲜花的海洋。请来的乐师吹吹打打,热闹的气氛哥伦布老远就听到了。

自从双王联姻以来,西班牙很久没有经历这样大规模的庆祝活动了。即使是伊莎贝拉女王与费迪南国王大婚的典礼,由于有了与摩尔人交战的阴影,也远不如今天热闹轻松。教士们穿上了崭新的袍子围坐在双王右手边,交头接耳地讨论着今天的热闹。

哥伦布在围观人群的推搡中游行了一圈,所到之处,尽是溢美之词。哥伦布很享受这种气氛,虽然他这一趟没发现太多的黄金,但今天这样的气氛,已经让他体验到了比黄金更可爱的感觉。在群众的喊声中,哥伦布举起手中的航海日志挥舞在头顶,人群沸腾了。每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本破败的厚书上,仿佛这里面就是关于东方的一切秘密。直到传令官催促他进宫,哥伦布才从兴奋的情绪中醒过神来。

再次步入这座王宫,已经和他上一次来大有不同。上一次,他战战兢兢却又假装充满信心,面对教士们尖酸刻薄的问题,他没能对答如流,但好胜的欲望让他将这一切都做到了。所以此刻,他步履轻松,他要展示给双王那些早已滚瓜烂熟的台词,那些在归来的甲板上就背诵了千万次的台词。当然,还有那些“价钱”,这可不能忘。

随着哥伦布一行的步入,宫里的贵族们、教士们,甚至廊柱下的宫女们、侍卫们都按捺不住了。他们或小声嘀咕或指指点点,眼睛不够用似地盯着哥伦布身后的几个土著人看。

“哎哟,我的上帝,你瞧瞧他们……悄悄他们的脸,我发誓我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人……还有……啊,还有女人,女人全都不知羞耻吗……他们没穿衣服……哎,那些是羽毛吗?不,我不知道有红色的羽毛,那是什么……你看他们走路……太奇怪了,主啊,他们从哪来?他们就是中国人么?”

教士们的声音显得低沉地多,可他们谈论的内容也深刻不到哪里去。“基督!这是什么样的人!我敢说他们一定是印度人,我见过好些个非洲人和阿拉伯人,都没有这样子的!”

“不不不。他们肯定是日本人,据说印度人要黑的多,你看他们的皮肤,我敢打赌在黑夜里也会发着光。”

还有一位主教默不做声,脸上愁云密布。他想的是,新航道倘若真的能成,那些依赖地中海老航道为生的商人和贵族就要麻烦喽。而他,每年将少得多少捐纳呢?底下私语的教士们声音大了,主教伸出袍子里的手捅了捅他们道:“肃静!看在上帝的份上。”

哥伦布没有理睬这些,他径直走到双王面前,单膝跪地施礼道:“我伟大的基督耶稣护佑下的阿拉贡王国的国王陛下和卡斯蒂利亚王国女王陛下万岁,我神圣的西班牙王国的荣誉全属于您们!阿门!”说完,哥伦布慢慢抬起女王陛下伊莎贝拉的手掌,低下头去,在女王陛下手背上方5公分的空气里吻了一下。

国王陛下和女王陛下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们迫切地想知道大西洋对岸的一切。女王命令赐座。哥伦布却并不急着坐下。他将怀里的航海日志掏出来郑重其事地献在双王面前。接着,哥伦布让他带来的一堆土著人排好队,逐个展示给国王和女王以及王宫里的众人。

“像他们这样的人在那里还有成千上万,据臣研究,我尊敬的陛下,他们若不是印度人,就一定是日本人的旁系族裔。”

大家侧耳听着,听到“日本人”的时候全都来了精神,他们知道,马可·波罗在书中将日本描绘成一个遍地是黄金的地方。黄金,就是黄金,黄金被公认为最重要的资源,谁得到黄金,就控制了一切。

“你能确信这些人就是日本人吗?”国王发问。

“陛下,这还有一点复杂,需要更多的调查。”哥伦布将话题一转,指向放在地上的黄金饰品说,“不过陛下,请看臣带回来的这些金子,那就是这些人每天使用的器物,看看这些动物皮毛,你们见过这样的动物么?”哥伦布环视四周问道。

香料,羽毛,动物皮毛,还有这队他们谁也没见过的奇怪面容的人……这一切都在证明着一个浅显的道理——哥伦布到过一个新的世界,那里有着一切新奇的人和事。虽然金子仍然是这其中至关重要的资源,但两位陛下考虑的更为长远。

“哥伦布,如你所见,他们有没有武器和军队?”国王这一问,让现场安静了不少。

“陛下,这些都已经写入了臣的航海日志。据臣了解,他们不懂得制造铁器,也没有像样的武器,您看他手里的长矛和盾牌……”哥伦布闪过身让出了身后一名土著,“这是他们最多见的武器,木头做成的长矛和兽皮盾牌。”

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一些笑声。

哥伦布要趁热打铁,“臣拔出宝剑的时候,他们没见过这样的东西,还因为好奇而割破了手指。”哥伦布早就洞悉了双王的计划,他们想要的是广阔的势力版图,在他们可以预见的未来牢牢地控制住更多的殖民地,而不让葡萄牙人或者法国人抢先。

黄金,顺便能得到更多的黄金,也是再好不过的了。哥伦布明白,他只差一步了。

一切新的开拓,都要以牺牲旧的利益为代价,这是人类历史的规律。新航道的开辟一点都不例外。摆在刚刚统一的西班牙王国面前的是一道历史难题。东方,他们梦寐以求的神奇土地,有着取之不尽的黄金、他们赖以生活的香料、茶叶、奴隶,但途径中亚、西亚和地中海的海陆转运通道被牢牢地掌握在摩尔人手里,刚刚击败摩尔人的女王陛下深知,现在可不是谈生意的好时候。但在非洲航路上,葡萄牙人已经抢先一步绕过好望角进入了印度洋,跟葡萄牙人分享?恐怕不那么容易。但是,依靠海陆转运建立起来的一整套经济体系已经运作了数百年,即使在和摩尔人交战的岁月里,巴塞罗那也依然是地中海沿岸最富有的城市和最大的港口。几辈子人辛苦积累起来的一整套商业体系怎么办?那些红眼睛商人也不那么好惹,他们若是不肯多缴税……军队还在休养,刚经过的大战……

“陛下,臣在那里留下了39名水手挖掘金矿,当臣再次到达的时候,我们所拥有的就金子就不仅仅是这么一些了”,哥伦布不失时机地提醒着。

女王陛下天生是个有勇气的硬女子,她最痛恨无聊地等待,“现在,哥伦布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他要的只是几个头衔而已,至于这些人是日本人还是印度人,真的那么重要么?”女王陛下终于下定了决心。

“很好”,女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答应你先前提出的条件,你和你的子孙,将永远地成为那片土地的总督;我和国王陛下即日册封你为骑士,及海军大元帅。”

不仅如此,国王还批准了17艘船和1500名船员组成的庞大舰队交由哥伦布筹备第二次远航。这次的船员,不再仅仅是犯了重罪用当水手换取赦免的流氓、地痞、人渣,而是由高级技师、工匠、国王的士兵、传教士组成的正规编制。甚至有多名王室成员也有兴趣代表国王去观察一番。哥伦布的未来的远航和殖民开拓,不再是他个人和王室讨价还价的交易,而演变为代表王室主权的合法的国家行为。在哥伦布的心中,未来正在等待着他,他现在急切地想回到那片他发现的土地上去,因为,国王已经正式确认了之前的承诺:一切来源于新世界的资源的十分之一都属于哥伦布,一切往来于新世界的船舶利润的七分之一都属于哥伦布……

离开王宫的哥伦布,面对巴塞罗那海滨踌躇满怀。他是否真的相信他所发现的世界就是亚洲,没有人能知道。但他自己一直是那样宣扬的。他让人们觉得,他坚信,西班牙王国的未来,将紧紧地和大西洋对岸的那片神秘的土地联系在一起。哥伦布看着脚下的这片空地,在场的群众还没有散去,他们的呼声和哥伦布发现新世界的消息一同在欧洲大地上传播。女王陛下是否真的相信哥伦布找到的就是日灿灿的日本岛呢?也一样没人能够猜度。但起码有一点是清楚的,女王已经开始分批召见大臣、主教、大商户的代表,西班牙王国的重心开始有计划地向西迁移,从地中海沿岸向大西洋沿岸靠拢。哥伦布的命运,此时此刻和西班牙王国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从这片空地开始,人类的世界历史将掀起大幕。

就在这片空地上,将近400年之后,将耸立起一座表现今天这幅画面的纪念碑。所不同的是,哥伦布的身影将比今天站立的位置高出很多,高过女王,高过国王,高过王宫,高过在场的一切。他将站在70米高的塔尖上,像他上一个秋天站在船甲板上眺望海面上的新世界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